三、解放战争

千里眼传奇

时间:2023-09-18 07:30:45   作者:刘子山   来源:真源星火   阅读:159   评论:0
内容摘要: 解放战争时期,商(邱)、亳(州)、鹿(邑)、柘(城)一带流传着一个八路军千里眼神枪手的故事。此人是鹿邑县十一区区长付恒修同志。 一九四八年秋季的一天,国民党商邱驻军一部派代表与我地方武装在鹿邑举行一次秘密的军事会谈。地点选定在生铁冢西南侧的一座坟场里。这里偏僻、安静。坟地的周围......
  解放战争时期,商(邱)、亳(州)、鹿(邑)、柘(城)一带流传着一个八路军千里眼神枪手的故事。此人是鹿邑县十一区区长付恒修同志。

  一九四八年秋季的一天,国民党商邱驻军一部派代表与我地方武装在鹿邑举行一次秘密的军事会谈。地点选定在生铁冢西南侧的一座坟场里。这里偏僻、安静。坟地的周围是一片树林子,北边的二百米处,是一条由鹿邑通往淮阳的阳关大道。

  国民党方面的代表是一位身材高大的大尉李营长。除他而外,还带来一位副代表,此人姓周,军衔少尉。另有一名警卫,总共三人。我方则有付恒修一人全权代表,另带一名警卫小张。

  谈判从上午十点钟开始,直到下午一点,方告一段落。这时,人们已经饥肠辘辘,食欲开始强烈地占据着人们心头。大个子李营长早已禁耐不住这饥饿的煎熬,提议道:“我们还是先弄点东西吃吃再说吧!”

  付恒修听了,灵机一动,遂说道:“为了欢迎李营长,周排长的到来,也为祝贺我们谈判的初步成功,我要亲自动手,搞点野味,让诸位尝尝鲜。”

  李营长蹙起眉头,摊开双手,为难地说,“我们这儿地处平原,无山无水,哪来的野味?”

  “你就等着瞧吧。”付恒修一本正经地说。

  付恒修说罢抽身站起,向前面的一片密林里走去。大个营长、周排长和两名警卫人员见状也都远远地跟随在他的身后。想瞧瞧这个名声赫赫的八路军年轻指挥官究竟有什么能耐?

  付恒修倒背双手,漫条斯理地向前移动着脚步,刚接近林边,他一眼就瞅见了栖息在一棵大树枝头上的几只白色的家鸽。旁边还有几只花喜鹊在那里交颈嬉戏。付恒修选准角度,站定,迅速从腰间拔出勃朗宁手枪,旋即朝前一举,只听“叭”地一声清脆的枪响,两只白色的鸽子应声落地。嬉戏中的花喜鹊听到枪声,被惊得拍打着翅膀,腾空而去。

  人们看到被一枪击落下来的两只白鸽,都争先向前赶去,就在这枪响后的一瞬间,从前方树林边的一个灌木丛里窜出一只又肥又大的褐色花斑野兔。它准是被这枪声惊呆了,窜出灌木丛并未马上跑开。它直立着细长的脖颈,两只又长又大的耳朵竖立着,它想弄清眼前究竞发生了什么事情。当它终于弄明白眼前突然出现的这几个陌生人对它并不怀好意时,便一纵身,腾开四蹄,向前方奔去。

  付恒修和人们一开始就发现了这只被惊吓得突然窜出来的野兔了。付恒修身后的人们刚要发一声喊,跃身向前追赶,又一声清脆的枪声响了。只见那只奔跑中的野兔随着高速前冲的惯性,向前连翻几个滚,就躺在地上一动不动了。敌大个营长禁不住对眼前这位八路军年轻指挥官的眼力和枪法佩服得五体投地。他们跑着,喊着朝前冲去。

  “哈哈哈……,真是名不虚传啊!付区长不仅对指挥作战娴熟,而且枪法出众,眼力过人,实在令人钦佩!”

  “哪里,哪里,区区雕虫小技,何足称道。”付恒修一边应酬着,一边将手枪插入枪套。

  午后两点时分,他们提着两只家鸽一只野兔来到生铁冢西边公路北首的一家小饭棚里,让店主人给他们做菜下饭。

  下午三点后,他们吃过一顿美餐,便来到公路南一百多米处的一棵大树下休息闲谈。他们正谈得入巷,只听从东北角生铁冢方向传来响亮的吱吱钮钮声音。人们听到声音,禁不住地朝那声音传来的方向望去。只见一拉溜十几辆装载着货物的红车①,朝正西的方迤逦而来。

  敌大个营长看是一帮推车人满载货物而来,眼里禁不住发出一束希望的亮光。显然,他是想趁机打点野食,风光风光。这一微妙的令人难以觉察的神色变化,丝毫没逃掉付恒修的敏锐的观察。于是,他引而先发地说道:“李营长,闲坐无事,我们不妨走过去看看如何?”

  “太好了!”大个营长鼓掌说道。

  这样决定了之后,他们几人慢慢站起来,十分悠闲地朝东北方向走去。

  “李营长”付恒修赶上一步,试探地说,“您是想搞点什么东西?”

  “喔?……哈哈哈!随便看看吧!”大个营长尴尬地掩饰道。

  “那,您就好好看吧!”付恒修既幽默又不无嘲讽地说。

  此时,他们离这帮推车人已相距不远了,大约百米不到。几乎可以看到推车人那行色匆匆的样子。

  “李营长,你看这帮人推的是什么货?”

  “看那沉重的样子,像是粮食吧?”

  “我想不是,应该是花生麸糠一类的东西。”

  “何以见得?”

  “那你就等着瞧吧!”

  就在他们一路走来一路说的时候,付恒修也没忘记用犀利的目光紧紧搜寻着每一个拉车人的行迹。在离推车人大约五六十米远的时候,他们双方已经南北成一条直线。这是观察推车人的最佳角度。

  “你看出来点什么没有?”付恒修突然发问。

  大个营长迷惑不解地摇头,“没看出什么。”

  “从最后数,第三辆车子里装有你极想得到的东西!”

  “莫非……”大个营长结巴着嘴,越发显得迷惑不解,连句话也讲不成了。

  “不要问。”付恒修答道。“到时候你就知道了!”

  说完,他们加快了脚步,很快来到一群被惊吓的不知所措的推车人跟前。并命令他们停下来。

  “你们车上推的什么东西?送到哪里去?”大个营长首先发话,冷冰冰地问那打头的一个推车人。

  “报告老总,我们是小生意买卖人。车上推着花生到陈州②去卖。请老总放我们走,赶路要紧。”

  “车上要是有违禁物品呢?”付恒修温和地问道。

  “老总请放心,车上装的全是花生。决没有违禁物品。”“那就对不起了。”付恒修说罢,遂慢步来到倒数第三辆车子跟前,命令警卫员小张将车上的花生卸下,一袋袋检查。当检查到第三袋时,从袋中间的花生里扒出一团用毛兰粗布包裹着的东西,大约有2斤多重。

  “这是什么东西?”付恒修问推车人。

  推车人这时已被吓得目瞪口呆,面色惨白。张口结舌地说道:“报……报告长官,这……这是我们带点吃……吃的东西。”

  “打开!”付区长命令道。

  布包打开了。人们都被惊呆了!原来里面包的全是鸦片烟,上等的鸦片烟!

  “搜!继续搜!”大个营长看搜出了鸦片烟,劲儿都来了。

  “甭搜了,再没有了。”

  可大个营长并不死心,他命令周排长亲自下手逐个地搜个遍,果然,什么意外的东西也没搜到。

  他们对这帮推车人训斥了一顿后,让他们装上货物赶路了。当然,那包为大个营长和周排长垂涎三尺的鸦片烟是绝对要留下来的。

  “付区长真是千里眼呀!”待推车人走远之后,大个营长翘起大拇指赞道:“要不是亲眼所见,真难以让人相信!”

  “把烟土包好,我们回老地点休息。”付恒修说完率先离开现场,朝原来的方向走去。

  他们来到那棵大树下刚一坐定,大个营长就迫不及待地说道:“付区长,那烟能否送小弟一点?”

  付恒修听罢,不禁哈哈大笑道;“李营长说哪里话。这些烟土全送你了!”

  大个营长完全被惊傻了,他怔在那里半天没说出话来。好大一会过去,他才终于醒悟过来,忽地一声站起身来,一下子跳到付恒修面前,伸出双手,紧紧握住付的双手,激动得语无轮次地说:“好样的!付区长,太仗义了!今天下午的谈判会到此结束。我完全答应区长上午提出的全部条件。并且,我以我个人的名义担保,除此而外,限期十天之内,保证无偿送贵军步枪五十支,短枪20支,子弹一万发。”

  原定为期两天的秘密谈判就这样顺利地结束了。不久,八路军一个千里眼神枪手的神奇传说,就在商邱、鹿邑一带传播开来。国民党地方武装,只要听到区长付恒修的名字,就鸣金收兵,不予接战。

  事情过后,通讯员小张问付恒修:“区长,那么多推车的,你怎么就知道倒数第三辆车上装有鸦片烟?”

  付恒修嘻嘻一笑说道:“那不很简单吗?当我们接近到是否可以看清推车人的神情面貌的时候,我一眼就看到第三辆推车人的精神变化:当他们发现咱们几个穿制服带短枪的人之后,其余人都神态自若,无所顾忌地继续朝前推车。唯独倒数第三个推车人,当我的目光和他的视线相接触的一瞬间,他的面部立刻掠过一层担惊受怕、极不自然的突兀神色,与此同时,下面两条腿向前迈动的幅度也开始变得不象原来那样协调了。干是我立刻判断出:此车上有问题。再者,我初步判断为内藏的走私货十有八九是烟土,因为这东西只有藏在装有粮食花生之类的东西里,又是结伴而行,他们认为才保险无误。而国民党军队当官的又大多是鸦片烟鬼,所以我才说了上面那句话。”

  通讯员小张和同志们听了,个个赞叹不已。


------------------------------------------


注:

  ①红车:是解放前后流行在中原一带较普通的交通运输工具。木制独轮、平箱板上中间有一凸出的隔栅,以此为界两边装货。由一推车人手握两把在后向前推行。由于车轮是木制的,需加油才省劲,所以走动起来,声音很大,“吱钮”声悦耳动听。

  ②陈州:即现在的淮阳县。

上一篇:付区长计除恶霸
下一篇:闫河滩战斗
相关文章
相关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