三、解放战争

独臂英雄

时间:2023-09-09 07:22:52   作者:刘子山 阎永成   来源:真源星火   阅读:156   评论:0
内容摘要: 一九四七年,国民党反动派在全国战场上节节败退。中原地区的革命力量和反革命的势力,通过反复较量,形成了“拉锯”形势。蒋介石集团为了挽救其彻底灭亡的命运,调集大批新五军驻扎鹿邑四十五天。他们纠集一些地主、士匪、会道门徒、兵痞流氓,组成“还乡团”,企图孤注一掷,作最后的垂死挣扎。他们......
  一九四七年,国民党反动派在全国战场上节节败退。中原地区的革命力量和反革命的势力,通过反复较量,形成了“拉锯”形势。蒋介石集团为了挽救其彻底灭亡的命运,调集大批新五军驻扎鹿邑四十五天。他们纠集一些地主、士匪、会道门徒、兵痞流氓,组成“还乡团”,企图孤注一掷,作最后的垂死挣扎。他们对我解放区,实行梳篦式清剿。这些地主士顽对人民群众充满仇恨,斗争达到了白热化程度。

  一九四七年的农历十一月,国民党新五军大扫荡四十五天。仅十一区的基层农会和从军家属被杀害的就多达七十三人。

  在鹿邑县生铁冢西北的小汲庄,就曾发生了一次杀了四个半人的悲惨事件。

  一天中午,朔风凛冽,寒彻肌骨,灰蒙蒙的天空中,飘飞着鹅毛似的大雪。突然之间,前哨发现在距区队驻地不远的地方,出现了大批敌军。要动员军属、干属和区队一同撤退转移已经来不及了。仓促间,区队武装撤出驻地,而留下来的群众和军属、列属则以为跟往常一样,他们来这里大大折腾一阵子,抢一些民财便仓惶离去。可是出于人们的预料……

  这天中午,敌乡长付丙南带领还乡团三百多人,在鹿邑县城防司令谢澄江的配合下,共约千余人,包围了生铁冢。

  汲莪荪的儿子汲五少为向导,逐门逐户清查户口,搜查农会干部(当时亦称“穷人头儿”)。在敌人的严密包围下,由当地的反动地主、恶霸作外线,暗中指点,很快就有三个农会长被俘,还有一个会长他们尚未抓到。她就是唯一一位女会长谷兰英。

  且说农会长谷兰英有个儿子,名叫文献。当年十四岁。他年龄虽小,却十分精明、能干,格外勇敢,在十一区当通讯员。

  十一区撤退时,因他年龄小,跑不快,就把他留下来了。临走时还交给他一把手枪,以备使用。

  当文献发觉自己被包围以后,很快藏到了附近一个秫秸庵子里面。后来由于当地的地主分子告密,还乡团一百余人把那秫秸庵子团团围定。尔后,一个一个地将秫搬掉,最后文献被俘了。当敌人开始包围秫秸庵时,文献考虑自己孤身一人,抵抗是无用的。于是,他把随身携带的手枪,巧妙地藏到了秫秸庵的下面。因而,敌人除抓到一个文献外,别的一无所获。

  叶文献被抓的消息,很快传到他母亲的耳朵里。谷兰英早年守寡,身边就这么一个儿子。听到这消息,心里十分难过。陷入无限的悲痛之中。她正在自己的家中为营救自己的儿子想办法。搜捕她的敌人突然来到她的面前,她才从惊慌之中清醒过来。

  敌人把逮捕到的农会干部连同小文献一起带到了汲钱荪家里。敌人摆下酒宴,一边喝酒,一边审讯被捕的农会干部。

  匪首谢澄江看叶文献年纪很小,以为从他嘴里很容易得到他们所需要的情报。于是就把叶文献叫到客厅里,笑容可掬地说:“你这小鬼,年龄这么小,就跟着八路胡闹。你要是老老实实说出付区长(付恒修同志)在哪里,都在哪些地方藏有枪支弹药,我就马上放了你。”

  这些问话,都一点不漏地被尚且站在院子里的谷兰英听到了。她生怕文献年龄太小,经不起敌人的威胁利诱,不慎间暴露出党的机密,就在院里高声说道:“他还是个孩子,他会知道什么!”

  叶文献聪明伶俐,一下子就听出了母亲的意思。只见他横眉怒目,厉声说道:“要杀就杀,要砍就砍,你大少爷什么也不知道!”说罢,仍然威风凛凛地站在那里,显示出一副少年英雄的气概。

  谢澄江恼羞成怒,原来的一副阿弥笑脸早已不见,现在呈现在文献面前的是一副凶神恶煞的模样。他二话不讲,从腰间抽出一把砍刀,手起处一道寒光闪过“咔嚓”一声,小文献的一只胳膊立刻被砍掉在地下。鲜血象喷泉一样,立刻洒满了一地。小文献被砍掉一只胳膊,立刻晕到在地下不醒人事了。


  接着,谢匪命令手下人将所有被捕的农会干部连同叶文献一起,拉到小汲庄村后,立刻杀掉。

  来到村后,当子手将四位农会长杀掉之后,最后来到全身已经血肉模糊的小文献跟前。只见刽子手手起刀落,小文献立刻倒地。

  直到傍晚时分,敌人吃饱喝足,才大车小车拉着抢来的东西,回城去了。

  敌人撤走之后,人们开始来到村北,逐个收殓烈士的遗体,他们用大地主家中的棺材,一个个把牺牲的烈士盛殓起来。当他们来到叶文献跟前时,将要动手抬他的尸体。文献突然说话了:“甭害怕,我可没有死,我还活着!”这一下可把人们吓坏了!难道小文献真的会死后复生不成?!人们一个个吓得面如土色傻楞楞地站在那里发呆,只见文献霍地一下从地上的血泊之中站了起来。这下,人们才相信,文献真的没死,他还活着。

  原来,当刽子手一刀向他劈去时,他稍一偏头,刀片在他的耳部斜切下来。左耳和左腮被砍掉下来,并未伤住要害之处。叶文献当即昏倒在地。由于头部及全身都 已血肉模糊,敌人难解死活。行刑后便匆匆离去了。

  人们发现小文献真的没死,反倒能站立起来,真是喜出望外。人们一边掩埋好牺牲的烈士,一边急匆匆、秘密地将文献抬到家里,包扎伤口。

  经过细心的调养,小文献很快痊愈了。后来小文献虽然成了半残人,但在历次战斗中,表现的更加勇敢了。他失去了一只手臂,就用另外一只手开枪。他苦练杀敌本领,枪法高明,不久就成了这一带使敌人闻声胆丧的“独臂英雄”。


上一篇:胡临聪被俘记
下一篇:割尾巴
相关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