三、解放战争

胡临聪被俘记

时间:2023-09-09 07:22:07   作者:阎永成   来源:真源星火   阅读:91   评论:0
内容摘要: 一九四八年十二月,淮海战役在激烈地进行着。 地处淮海战役边缘地区的鹿邑人民,在紧张地忙于支前工作。 一九四八年十二月八日,鹿邑县政府接到军分区司令部通知:调鹿邑县大队赴永城军分区司令部待命。 与此同时,鹿邑县政府还接到通知:国民党孙元良兵团于十二月六日从永城东北李石林一带突围,......


  一九四八年十二月,淮海战役在激烈地进行着。

  地处淮海战役边缘地区的鹿邑人民,在紧张地忙于支前工作。

  一九四八年十二月八日,鹿邑县政府接到军分区司令部通知:调鹿邑县大队赴永城军分区司令部待命。

  与此同时,鹿邑县政府还接到通知:国民党孙元良兵团于十二月六日从永城东北李石林一带突围,有向亳州方向逃窜的迹象,要鹿、商、毫一线,密切注视敌人的动向。

  接到命令,商毫鹿柘县县长孙清淮立即通知县大队,务于十二月九日上午抵达军分区。号召各区武装与民兵组织迅速行动,随时准备歼灭在战役中突围溃逃的敌人。号召全县人民群众,密切配合,日夜巡逻,加强防范。

  待送走县大队武装,在芦庙子处理完敌人俘虏诸事宜,孙清淮县长在两名骑兵的陪同下,走在回枣子集的路上。

  这时,晨曦初露。笼罩着整个豫东大地的轻纱般的薄雾,在渐渐地消失。从很远很远的地方,不时地传来隐约可以听到的大炮的隆隆声。一辆辆满载着辎重的牛车、马车、人力车,不时地从飞奔的骏马身边擦身而过,奔向淮海大战的前线。孙清淮看着这一幅幅动人的景象,他那由于彻夜不眠而睡意惺松的双眼一下子又充满了激情。在马上轻轻地哼起了小调:“解放区的天,是明朗的天……”

  在走到王天乙(今鹿邑县宋河镇潘庄行政村王天一自然村附近时,迎面走过来一群人。为首的是张集区三台楼民兵排长王克进。当走近一些的时候,孙清淮才看清楚这些人正在押解着两个反剪双手、百姓打扮的人朝他们这个方向急匆匆走来。

  “报告县长,”王克进一个立正,望着已在自己面前停下来的三匹战马,敬礼向孙清淮报告说,“我们在肖村巡逻时,抓到两个国民党的逃兵。”说完,又用枪口指了指两个反绑双手的家伙。

  “你们的任务完成得很好。把他们交给我吧!”

  孙清淮打发走几个民兵,开始细细打量着眼前这两个陌生人。只见一个四十多岁,身材魁伟,面色红润,身体营养很好。身上穿一件和自己的肤色及不相称的又脏又旧的兰棉袄,大小又极不合体。另一个三十多岁,身上穿着有好多破洞,又露出棉絮的灰棉衣。大小也很不合体。
孙清淮看到这里,心里微微一怔,问道:“你们两个是干什么的?”

  “报告县长,他姓唐,在团部当军需主任,我姓王,在连队当司务长。”年轻一点的很了当地回答。

  “唐先生,你不觉得你们今天的化妆术太蹩脚了么?”孙清淮不动声色地这么插上一句,搞的两个敌人不禁心头一颤。

  这时,孙清淮已看到这个微妙的变化,心里早明白了几分。可他故意深藏不露。又不动声色地向两个随从的骑兵说道:“咱们一道走吧!”不到两个时辰,已经来到枣子集。孙清淮先命卫兵将这两位“客人”暂押下去。午饭期间,孙县长特意准备了几个小菜,一壶酒,请两位“客人”赴宴。又邀请组织部长郑道宗同志出席作陪。

  席间、孙清淮谈笑风生,洞察幽微。那个自称司务长的敌人除偶尔小心翼翼地插上一两句话,那位团军需官始终缄默不语。

  当孙清淮谈到国民党,谈到眼前的这场战争,谈到国民党的腐败无能、卖国行径时,那位军需主任再忍耐不住了。他激动地说道:“我们承认国民党的腐败无能,战争也已成败局,但要说我们投靠美国,丧权辱国,在下却无法苟同!”接着他又反问道:“你们为什么要把旅大市交给俄国人?”

  言谈话语之间,孙清淮同这两“客人”展开了热烈地辩论。从战争到形势,从国外到国内,从哲学到辩证法…·。辩论之中,孙清淮发现,这位不同寻常的军需官学识太渊博了。于是,他暗暗想到:是时候了!于是他话锋一转:“国民党四十七军副军长李嘉英已被我俘虏,不知二位认不认得他?”

  这一招果然凑效。听了这话,只见“军需主任”为之一惊,那位“司务长”差点儿离坐站起。这一切都没逃掉孙清淮的眼睛。这时,一个强烈的概念在孙清淮的脑子里开始形成:这两人不是敌方高级特务,就是敌高级军官!”

  第二天,孙清淮即派遣黄指导员率一个排兵力押送这两个“特别俘虏”到永城,交军分区司令部处理。他在给地委书记、军分区政委寿松涛的信中写到:“……此次押赴军分区候处的两名被俘虏者,有可能是敌方高级特工人员或高级将领。请专门组织人员严格审查,万勿轻易释放。……”

  果然不出所料,经军分区严格审查,并经有关被俘敌军辩认,那位军需官唐主任,原来是国民党第四十一军中将军长胡临聪。那位自称司务长的,原来是敌上校工兵营长。

上一篇:分粮
下一篇:独臂英雄
相关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