二、抗日战争

张爱萍遇险

时间:2023-06-29 14:29:36   作者:阎永成   来源:真源星火   阅读:178   评论:0
内容摘要: 一九三八年十一月,张爱萍同志奉命到鹿邑县作统战工作,任魏凤楼部参谋长、鹿邑抗日军政干训班教育长。 一九三九年农历三月初六,日寇第三次侵占鹿邑县城。张爱萍听到消息,立刻率领新四军留守处战士三十余名,从驻地云楼出发,奔赴鹿邑城西沙江山一带支援魏凤楼部,阻击日军。及至赶到城西,魏凤楼......

张爱萍遇险


  一九三八年十一月,张爱萍同志奉命到鹿邑县作统战工作,任魏凤楼部参谋长、鹿邑抗日军政干训班教育长。


  一九三九年农历三月初六,日寇第三次侵占鹿邑县城。张爱萍听到消息,立刻率领新四军留守处战士三十余名,从驻地云楼出发,奔赴鹿邑城西沙江山一带支援魏凤楼部,阻击日军。及至赶到城西,魏凤楼部已经因为敌我力量悬殊撤出县城。为保存自己的有生力量,以图再战,决定将新四军留守处由城南云楼迁移到白马驿。


  当天下午,便将留守处所有的抢支、弹药、粮食及其它军用物资秘密作了转移。在留守处的人员行至王皮溜西部朱庙村时,这个村子的红枪会众又以为是国民党的游兵散勇路过这里,于是,在红枪会首领宁天朗(绰号宁胡子,后被我政府镇压)的唆使下,人们手持红缨枪,掂着大砍刀,气势凶凶地把留守处人员团团包围了起来。留守处人员就要开枪射击,张爱萍同志力劝大家不要开枪。他严肃地说:“包围我们的是红枪会众,他们都是乡亲百姓,我们不能开枪打百姓啊!”犹疑间,红枪会众误认为战士们不予还击是惧怕他们,于是向留守处的战士们杀来。在这紧急关头,留守处的战士一面自卫,一面向他们大声喊话:“我们是共产党领导的新四军,不是国民党的军队。我们是抗日的队伍,是保卫老百姓的。”他们上过不少这样的当,吃过不少这样的亏。今天又听到这样喊叫,哪肯相信。仍然向留守处战士乱砍乱扎。张爱萍看劝说无用,喊话不听,就走上前去,和他们直接对话,他们仍是不听,并疯狂地抢夺战士们的枪支,哄抢东西。在这一阵混乱中,张爱萍前额受伤。红枪会乘机将留守处的枪支、弹药及其它一些军用物资抢劫一空,连张爱萍的驳壳枪也被抢去,尔后扬长而去。


  这时,张爱萍的前额鲜血直流,疼痛难忍。这里既无药品,又无包扎的东西。警卫员张思田只好撕下自己的衣襟,给张爱萍包扎伤口。伤口包扎好后,和班长张贯友两人搀扶他来到附近一个叫小米庄的村子。住进一家贫苦农民的破厢房里,床上连张席子都没有。张思田两人感到很过意不去。张爱萍看出二人的心思,就安慰他俩说:“处在非常时期,能有这么个歇脚的地方就很不错了,……”为把二人的思路引开,忙又把话岔开:“今晚误会了,明早我去把道理给他们讲清楚。我相信他们是会把东西还给我们的。”


  二张担心地说:“你的伤势这么严重,怎么能去?”


  张爱萍轻松地说: “这点小伤,算不了什么!”他二人为了让张爱萍好好休息,不再与他多讲话。二人摘掉厢房上的两扇门,一人躺在一张门板上,开始休息。


  翌日,天刚放亮,张爱萍就喊醒了张思田、张贯友,一起出发到朱庙村找红枪会首领交涉。张爱萍见到会首宁天朗,向他讲清了道理,对他进行了说服教育。宁天朗在道义的压力下,对昨天红枪会的行动,深表惭愧。 表示,要把昨天抢去的东西全部送到小米庄,愿亲自向留守处全体人员道歉。



上一篇:没有了
下一篇:日军炮击老君台纪实
相关评论
本栏最新
本栏推荐